首页> 相关资讯 >

“非独抢生”第一案在湖北监利开庭 将择日宣判

发布时间:2017-02-21 14:29:37
监利4月30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2016年1月1号,修正后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法》正式实施,“国家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两个子女”正式成为国家的法律条文,也就是我们说的:二孩政策得到了全面放开。

  然而,在全面二孩政策放开的10天以后,1月11号,湖北监利的马丽云仍然收到了一纸罚单,这是监利县卫计局的《征收社会抚养费决定书》,告知马丽云夫妇违反了《人口与计生法》第18条,生育二孩是违法行为,对其征收社会抚养费98700元。

  一方面,监利县卫计局不是无理取闹,因为马丽云夫妇的这个二孩,是2015年5月生下的。当时,《人口与计划生育法》还没有修订,全面二孩还没有放开,马丽云夫妇双方都不是独生子女,生育第二个孩子确实是违法的。但是另一方面,马丽云夫妇也不服。因为1月1号起二孩就合法了,1月11号怎么还能收到罚单说生育二孩是违法行为呢?

  马丽云到监利县人民法院,对监利县卫计局提起了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这98700元罚款。前天上午,案件开庭审理。但是这个案子不仅关系到马丽云一个人,全国各地都有这种情况,就是国家放开二孩政策了,各地的计划生育政策还没来得及调整,还没落地,处于一个生育政策的新旧交替之际。这些俗称“抢生”的家庭,该不该罚呢?

  前天,法院开庭后,法庭辩论最重要的焦点,自然就是适用法律的问题。这张1月11号开出的针对2015年行为的罚单,到底应该使用2015年的旧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法》,还是1月1号以后的新法呢?湖北省人大是在1月13号审议通过的《关于修改〈湖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的决定》,将《湖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十四条修改为“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两个子女”。也就是说,1月11号,全面放开二孩政策还没有在湖北落地。

  监利县卫计局认为,应该根据原法征收社会抚养费,因为在新法实施前,原法尚未废。但原告马丽云的代理律师燕薪却认为,《立法法》第五章规定,法确实不溯及既往,新法不管旧行为,但是有个例外,就是有利原则。如果新法对公民有利,旧法不利,就应该用新法。“产生法律效力的法律文书,是在2016年1月份之后才做出的,你做出的时候,就应该按照新法的法律规定来理解,来实施。”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之后,国家卫计委对于抢生家庭要不要继续征收社会抚养费,没有给出明确的规定,只是比较模糊地称,“尚未处理或处理还不到位的,由地方人大、政府结合实际制定具体的办法,依法妥善处理。”目前,全国大部分省市都完成地了地方条例的修订,基本上也都支持继续对抢生家庭征收社会抚养费的态度。原告马丽云代理律师、北京来硕律师事务所律师燕薪表示,“对结果我们不做预测,我们希望这个案件,会给全国一个示范效应,也希望能够引起相关权力机关的重视,对于这类行为,各个地方在处理同类情况的时候,所制定的标准是有差异的,我希望能够形成统一性。”

  看起来控辩双方都有自己的道理。首先说,马丽云的做法肯定是违法的,她毕竟在非独生子女父母生育二孩违法的时候生了二孩。但是监利县卫计局也是在依法办事,1月13号全面放开二孩政策才在湖北落地,他们11号开出的罚单当然还是按政策落地之前办事。

  对于这种情况,长江大学法律硕士教育中心副主任杨春磊认为:按照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则,对没有做出处理决定的行为,也就是生育行为发生时2015年的法律法规,有关行政机关当然有权做出处理决定。但是,由于行政机关没有及时在《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改之前,也就是1月1号前处理,依据上存在瑕疵,为以后争端的产生留下了隐患。从事实层面认定,在法律修改前出生的孩子就是超生。和当地卫计委选择执法的时间节点比较尴尬有关,如果他在去年就已经执行完毕了,这不是一个问题,他在法律修改后才执行,显得比较尴尬。

  庭审当天,经过一系列举证、质证、认证、法庭辩论等环节后,庭审结束,审判长宣布将对该案择日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