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相关资讯 >

云南晋宁村民3年信访未见征地批文 不满情绪积聚

发布时间:2014-10-20 13:00:41

在云南昆明晋宁县晋城镇富有村西南侧,泛亚工业品商贸物流中心工地的多栋楼房将近封顶。占地两千多亩的工地西北角,一条新修的马路是10月14日的惨剧发生地。昨天下午,警察开始在现场勘查。村内,昆明市纪委工作人员亦在找村民了解情况。

官方此前通报称,施工方事前组织的数百名持械人员与百余名持械村民发生冲突,致6名施工方组织的人员与2名村民死亡,18人受伤。

据了解,今年5月施工方封住村里通向102省道的老路,引起村民不满,商谈无果后双方在6月3日发生冲突,工地停工。官方至今未对这起冲突发布调查处理结果,村民的诉求未得到满足,施工方无法复工,矛盾积累,终酿惨剧。

京华时报记者掌握的一份该项目的投资协议显示,该协议书所涉项目地价为90万元/亩,协议签署时所涉地块仍未拍卖,拍卖成交价若高于90万/亩,价差将返还给投资方。

官方处置

昆明市领导赴当地

昨天下午两点,富有村村口案发现场有多名警察戴着白手套在勘查。一名村民介绍,之前几天这里未见到勘查现场的警察。

富有村村委会院内,多名村民在向昆明市纪委工作人员反映本村征地存在的问题,纪委工作人员要求记者回避。

据《昆明日报》昨天报道,案发后,昆明市委书记高劲松、市长李文荣当天深夜赶到晋城镇指挥处置。

该报道称,在15日晚高劲松主持召开的昆明市委常委扩大会上,他称:“此次事件的发生,存在群众路线践行不到位,做群众工作能力不强的问题。”

17日下午,李文荣率工作组进村走访看望死者家属,并与村民座谈,称昆明将依法依规、公平公正处置“10·14”事件。

村民称,在市长李文荣到来当天,有昆明市纪委工作人员前来调查,目前调查仍在继续。

该报道称,高劲松强调要高扬法治大旗,坚决果断严惩严重犯罪分子,并称公安机关已获取重要涉案证据,逐渐锁定重点涉案人员。

据报道,进富有村走访的还有昆明市纪委书记应永生,在村民反映村组干部有贪腐和不作为问题后,安排市县纪委监察部门派出工作组开展调查,并已启动问责程序。

案发争议

冲突双方说法不一

冲突过后的富有村对外来者保持着警惕,京华时报记者10月16日晚进入该村时,村口马路中间放置着一块“禁行”指示牌,配着几个红色塑料锥筒,几名村民正在村口烤火,旁边的帐篷内,有10多名村民守在此处。他们说,这样做是为了防止“黑社会”再来报复。

当天,昆明市政府新闻办通报称,10月14日,8名被村民非法扣押的施工方人员在被泼洒汽油后又被拖至村外项目施工现场附近道路上,对峙之后,百余名村民持械冲向施工现场,施工方事前组织的数百名持械着统一服装人员与村民发生短暂激烈冲突。

通报称,在此过程中,村民向对方投掷自制燃烧瓶,并点燃被扣押人员身上的汽油,施工方人员也持械与村民对殴,现场互殴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其中,建设施工方6人死亡(其中4人为被村民非法扣押人员,且均有烧伤痕迹),村民2人死亡,双方共计18人受伤。

但多名村民否认该说法,称未向这8人泼洒汽油,也未点燃他们。对该村征地情况较清楚但要求匿名的村民称,“当时这8人向对方喊,‘贼老五(村民称此系当地一名混混头目的诨号),你来救你弟,不来救,你弟好起来的时候要把你宰掉’”。

京华时报记者目前未找到客观证据证明双方谁先动手。村民称,冲突发生时,对方持刀、棍、装着石块的挎包打村民,村民用锄头等农具以及石块等还击。

上述匿名村民称,冲突当中,对方前排叠了三层盾牌压向村民这一方,盾牌墙跨过这8人后,8人被带走。此时双方已发生冲突,因对方有盾牌挡着,他们看不见这8人此后的遭遇。他猜测因被扣押人员说出了“贼老五”,对方想要灭口,而动手伤害这8人。记者问他,“你认为这种说法的可信度高不高?”他称,“高”。

现场照片显示,双方对峙时,8名身穿黑色衣服的男子倒在地上,手脚被绑,旁边放着多个啤酒瓶样的瓶子。记者问该匿名村民这些瓶子是用来做什么的、里面有没有装汽油,对方称“不清楚。”该村民同时称现场十分混乱,没有人拍摄视频,因此没有证据佐证上述说法。

京华时报记者尝试多种途径寻找另两名被扣押者讲述案发时情况,但未果。

10月18日,有媒体引述当地官方消息称,事发当天,公安机关对现场发现的6具尸体进行体表检验,6具尸体为男性,“致死原因为3人颅脑损伤并急性失血,另3人分别是颅脑损伤、颅脑损伤合并烧伤、开放性颅脑损伤;致伤工具主要有钝器、长刃砍器、尖端锐器等。”

存导火索

道路被堵村民阻止施工

此前一次双方发生剧烈冲突是在今年6月3日,之后工地停工。

村民介绍,今年5月份,村民发现连接村子与102省道的一条道路,在靠近省道200米左右的位置被竖起一道墙,该墙由插在地上的钢管、被铁丝固定在钢管上的彩钢瓦组成,高约2米。村民找施工方了解情况,但对方不理他们,村民拆掉此墙。

上述匿名村民表示,村民们被告知此路也属于被征地范围之内,但村民们对此并不知情,且未得到补偿,因此不满。

再后来,此路靠近村口的位置也被用水泥筑成上坡,接上了一条新修的马路。村民认为,虽然绕道此新路能到达102省道,但新路要经过厂区,以后厂区建成后若加盖围墙,村民仍无法经此路到102省道。村民又去找施工方理论,但还是没结果,“村民堵住工地的门,不让他们施工”。

按照村民的说法,6月3日,“政府喊来五六百人,大部分都是外地的,有海南的,也有云南镇雄等地的,30多岁,统一戴黄色安全帽,要恢复施工”。村民称,“我们问工地里面的包工头,政府卖地多少钱一亩,他们不说,可能他们也不知道,都是工头,只有开发商、政府的人知道”。另一位村民称,“对方有人说打,就打起来了,警察也制止不了”。

一名施工方工人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则称,当时许多村民持械冲进工地殴打工人,数百工人被打跑。

物流中心其中一家投资商的法律顾问李春光律师也称,此事导火索涉及到村子通向省道的路,但他了解到的情况是“村民认为这条路此前没给补偿,开发商提出再给村民修一条路,村民又提意见,即便又修一条路,老路仍然要用,双方谈不成起了冲突”。

李春光称,6月3日的冲突发生后,紧接着的是6月6日昆明召开一场重要会议。在该背景下,政府部门为了息事宁人未对此事做处理,未进行责任划分,也没有追究问题,更没有解决方案。

他称,此事一直拖着没解决,村民的利益诉求得不到满足,就不让工地开工。投资商、建设方、施工方也都有损失,项目不能按时完成,政府的税收也是问题,“为了维护稳定、息事宁人而和稀泥,问题却没有解决”。

此后至10月14日之前,施工始终未能恢复。从10月11日开始,有陌生车辆在村内进出,村民怀疑他们来的目的是调查村民阻止施工的人员安排情况。14日一早,一辆轿车载着8名施工方人员来到村里的一家米线店吃饭。他们统一黑色似警服的穿着引起村民注意。等其他村民赶到时,8人已吃完米线。

“我们问他们是做什么的,他们不说话”,村民们在这8人的车内找到统一样式的军绿色挎包,里面装满了石块,有鸡蛋大小。村民称,他们将这8人扭送到村口的一间小房子内,审问之下,此8人称是被“贼老五”请来办事的,到9点多承认是“贼老五”请他们来打村民的。气愤的村民将此8人扭送到村口外的新修马路上,此时村口附近已聚集了大量穿着与被扣押者一样衣服的人,双方对峙之后引发冲突,酿成8死18伤的惨剧。

历史积压

三年信访未见征地批文

虽然目前工地中已盖起多栋楼,但从2012年初开始征这块地时,当地村民就开始上访,要求公开征地手续,但至今没有结果。

2012年2月,村委会在广播中通知村民该项目要征地,有村民曾找村委会询问征地依据及审批手续,但没得到回复。多名村民称,见不到审批文件及补偿标准文件,他们不愿意征地。

2012年3月17日,村委会贴出通告,称物流中心项目用地范围涉及富有村8个小组的土地,共计1730.469亩,限期清除地上青苗及附着物,截止时限为当日起至2012年3月21日,逾期不清理的视为自动放弃。时限到期后,村委会将组织人员及机械对地面残留青苗及附着物进行清理,“所造成的损失由农户自行承担”。

多名村民证实,当时政府给出的征地费是每亩11.5万元,每个村民能分到4.3万元。

至2012年3月28日,仍有大部分村民未清除青苗及地上附着物。当天,晋宁县晋城镇政府组织人员到富有村完成征地铲青。在镇政府工作人员向村民做工作的过程中,有村民用石